凱撒安東尼    

(左)凱撒  (右)安東尼  (網路相片)

250px-Brutus_and_the_Ghost_of_Caesar_1802

凱撒的鬼魂對布魯特斯的未來作出警告  原圖畫家理察·維斯特奧:倫敦 1802年  雕版者愛德華·斯克里文(維基百科)

西元前44年 羅馬帝國前三雄時代結束 凱撒成為終生的獨裁官   却也在同年遭到暗殺  结束了他56年的一生

暗殺首謀凱西司的居心叵測  與布魯特斯的憂國憂民竟然在完全不同的出發點上找到契合之處  布魯特斯是凱撒一手提拔倚重之人 剛正不阿 以邦國為念 卻也擔心凱撒太獨裁  遂被凱西司煽動 加入行刺行列

是年三月十五日 凱撒在元老院 被四十多人圍刺  布魯特斯補上最後一刀  在攻擊的人群中  凱撒發現自己所欣賞的布鲁特斯後  痛苦地說了三個字:Et tu? Brute? (你也有份嗎?布魯特斯)接着就用衣服遮住自己  不再抵抗   身上連中23刀之後  凱撒倒卧在地上  不久之後就氣絕身亡

布鲁特斯為自己辯解  群眾也為之披靡:

並非我不愛凱撒,而是我更愛羅馬。
(
或許)你們寧願凱撒活著,大家做奴隸至死,
而不願凱撒死去,大家做自由人而活著嗎?
因為凱撒愛著我,所以我為他流淚;
因為他是幸運的,所以我為他歡慰;
因為他是勇敢的,所以我尊敬著他;
但因為他有野心,所以我殺死了他。
(
)用眼淚報答他的愛,以喜悅慶賀他的幸運,
用尊敬崇揚他的勇敢,並以死亡懲戒他的野心。

 

隨之安東尼手捧凱撒遺體  登上祭台致詞  他言必稱 "布魯特斯是個可敬的人"  但句句都為凱撒一心為民  毫無私心辯護   安東尼在凱撒的屍體上進行了更為狡猾優雅的演講——第一句是"Friends, Romans, countrymen, lend me your ears"(「各位朋友  各位羅馬人  各位同胞  請你們聽我說…」)——成功的操控了民眾的情緒  將刺殺歸罪於叛徒  與布魯特斯的理性不同  他的修辭更為複雜:安東尼首先提醒大家凱撒對羅馬的貢獻  對窮人的憐憫  凱撒在牧神節上拒絕稱王  並以此拷問布魯特斯的主張  他向公眾展示了凱撒滴滿鮮血的屍體  使得公眾為他們倒下的英雄涕淚相加  群眾旋即一面倒向安東尼

布魯特斯 與 凱西司兩人開始備戰  應對馬克·安東尼和凱撒的養子屋大維  當晚凱撒的鬼魂向布魯特斯顯現  預言他的敗亡

隨後內戰爆發  兩軍對峙於菲立百戰場  凱西司自殺  布魯特斯命隨從持劍  他迎劍而上自刎  安東尼哀悼布魯特斯  讚譽他為「最高貴的羅馬人」因為他是叛徒中唯一一個為羅馬的利益而去行刺的人

 

(註:)

莎士比亞作品 悲劇凱撒大帝 節錄內容 有如上者 

政治陰謀 與善意出發點的"狼狽為奸"以及群眾情緒可以被輕易操弄的描繪  都歷久彌新  似乎是專為二十世紀 人們書寫的政治鬥爭寓言

 

 

 

 


 

 

 

 

 

 

文章標籤

ijk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