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公告
1.本部落格轉載 如有涉及侵權 敬請告知 必立刻移除 謝謝! 2.歡迎蒞臨 觀閱指導 謝謝!

問禮圖(ijken繪).bmp  

孔子與老子之間 依太上道祖經史論 記述 約有捌次雋永的對話  一般咸認為 孔子問禮於老子 似如此者  孔子是從老子處 "知道" "得道" "悟道"的  由於八次對話 其中意義 非常深奧雋永 此處 先行彙總成篇 他日有空 再試行了解翻譯 分開逐一試做解釋:     

         第一次參訪

敬王十七年戊戍,孔子聞老子道風高逸,一日謂南宮敬叔曰:「吾聞老聃,博古談今,通禮樂之原,明道德之歸,是吾師也,今將前往問道。」

南宮敬叔言於魯君,魯君供給了車一輛,馬二匹,僮僕一人,孔子去周,參訪老子。

老子見孔子到來,坐定後,問孔子曰:「吾聞子北方之賢者也,子亦得道乎?」

孔子曰:「未也。」

老子曰:「子惡乎求之哉?」(求的怎樣?)

孔子曰:「求之十幾年而未得也。」

老子曰:「子又惡乎求之?」(向什麽方面去求)

孔子曰:「求之陰陽,十有二年而未得也。」

老子曰:「原來如此,使道而可獻,則人莫不獻之於其君!使道而可進,則人莫不進之於其親!使道而可以告人,則人莫不告其兄弟!使道而可以與人,則人莫不與其子孫!其不可者,無他也,中無主而不立(心中沒有誠信的主宰,不能不動不搖,站穩立定),外無正而不行(外行不端,無法通行運作),由中出者,不受於外,聖人不出;由外人者,無主於中,聖人不隱。」孔子聞言,唯唯拜退。

第二次參訪

過不多久,又去拜見老子,問道:「敢問大道。」

老子曰:「君子得時則駕,不得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驕盈與多欲,態色與淫志,是皆無益於子之身。吾所告子,若此而已。」

孔子聞言,禮謝而去。

第三次參訪

他日,孔子又見老子,向老子暢談仁義。

老子曰:「請問仁義之性?」

孔子曰:「君子不仁則不成,不義則不生,仁義則人之性也。」

老子曰:「請問何謂仁義?」

孔子對曰:「中心物愷,兼愛無私,仁義之情也。」

老子曰:「意,幾乎後言,兼愛不亦迹乎。無私焉,乃私也。夫播糠眯目,則天地四方易位矣,蚊虻噆膚,則通夕不寐矣,吾子使天下無失其樸,則天地固有常矣!日月因有明矣!星辰固有列矣!禽獸固有群矣!物植固有立矣!吾子欲放德而行,循道而趨,已至矣,又何偈偈手揭仁義,若擊鼓而求亡子焉!意吾子其亂人之性也。夫鵠不日浴而白,鳥不日黔而黑,黑白之樸,不足爲辨,名譽之觀,不足爲廣,泉涸、魚相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於江湖。請你仔細想想吧!」

孔子歸,三日不開口說話,孔子弟子子貢怪而問道:「老師!你拜訪老子,您對他有何規勸?」

孔子曰:「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游,獸、吾知其能走,飛者吾可以矰,游者吾可以綸,走者吾可以綱,至於龍、合而成體,散而成章,乘雲氣而上天,吾所不能測也。今見老聃,其猶龍乎!他使我口張而不能嗋,神錯而無所居,吾又如何能對他加以規勸呢!」

第四次參訪

有一天孔子帶領了四位弟子去見老子,在門前不遠之處與老子相遇,老子問孔子曰:「他們是誰?」孔子指著說:「他叫仲由,是個勇而有力之人;他叫曾參,是事親最孝的人;他叫顔回,是位很有仁德的人;最後這個叫顓孫師,他是個武人。」

老子一個個看過之後,向孔子說道:「吾聞南方有鳥,其名曰鳳,鳳鳥的一身,戴聖纓仁,左信右賢,力在足而勇在前,不知與你們比較起來,是否不相上下呢?(指示孔子五人合而爲一之道)。」孔子及諸弟子,聞後,各有所悟。

第五次參訪

一天, 孔子又去拜見老子,問道:「聞古代的祀天,有五帝之神,是否?」

老子曰:「天有五行,木、火、金、水、土,分時化育,協佐上帝,生成萬物。」

孔子曰:「請問何謂五帝?」

老子曰:「東方青帝名威靈仰,執規以司春;南方赤帝名赤熛弩,執衡以司夏;西方白帝名曰昭矩,執矩以司秋;北方黑帝名叶光紀,執權以司冬;中央黃帝名含樞紐,執繩以司四季。故古之王者,易代改號,取法五行五德,更始終及終始相生,因之;古代明王,死後配享於五行,是以太皥配木,炎帝配火,黃帝配土,少皥配金,顓頊配水。」孔子唯唯。

        第六次參訪

孔子有一次去見老子,慨歎說道:「行道很難!我執大道周遊各國,而當時各國之君,沒人能肯接受,真是道之難行!」

老子答道:「說者流於辯,聽者亂於辭,知此二者,則大道不可委矣!況子之所言者,其人與骨皆已朽矣!獨其言在耳。詩書禮樂,先王之陳迹也,豈其所以迹哉!夫迹、覆之所出,而迹豈覆哉!夫白鶂相視,眸子不運(不轉睛)而風化蟲,雄鳴於上風,雌應於下風,而風化類(由氣傳其神精而育下一代),自爲雄雌(陰陽)而風化,性不可易,命不可變,時不可止,道不可壅,苟得其道者,無自而不可(任何時間地方皆可與大道合一),失焉者,無自而可(失掉神氣而不能與大道合一的人,在任何時地都無法修持)。」

孔子聽到老子這番深切的指導之後,回到自己的住所,沒有出門,沉靜細參了三個月

第七次參訪

復見老子請益,向老子報道:「丘得之矣(上次所示,其中真理,我得到了)!鳥鵲孺魚傳沫(老鳥捉到魚咬碎連同口水去餵小鳥),細腰者化(魚肉變成細肉進入小鳥腹內化作小鳥的一部分),有弟則兄啼(只餵弟弟,哥哥吃不到則叫),久矣夫,丘不與化(我不知、也不曾啐嚼造化,如老鳥的含魚,爲期已久),爲人不與化,爲人安得化人(做人不去斡旋造化,先度自我,如何能去度化他人)!」

老子點頭示可,說道:「你得道了。」

第八次參訪

孔子得到老子的印可,心中無限怡悅,一天又去參拜老子,適逢老子沐浴方畢,正在披髮,等待水乾,看來長髮散垂,不像人形,孔子見狀,不敢驚動,待在一旁,過了一回,拜見老子說道:「丘也眩歟?其信然歟?方才看到先生形骸,真像個槁木遺物,離開人群而立於幽獨之處?」

老子曰:「是呀!吾游於物之初。」

孔子問曰:「請問何謂物之初?」

老子曰:「心困焉而不能知,口闢焉而不能言,嘗爲議(精思化育),其將至陰肅肅,肅肅出乎天;至陽赫赫,赫赫發乎地,兩者交通成和,而物生焉,成物之紀,莫見其形,消息盈虛,一晦一明,日改月化,有所爲而莫見其功,生有所乎萌,死有所乎歸,始終相反乎無端,而莫知其所。窮是非(善惡之根)也,且孰爲之宗。」

孔子曰:「物之初,既蒙指導矣,請問如何遊於物之初的先天境界?」

老子曰:「得遊於是,乃是至美至樂之事,得至美而遊乎至樂,那是至人(無己忘我)的境界。」

孔子曰:「什麽方法才可以做到?」

老子曰:「食草之獸,不疾易藪,水生之蟲,不疾易水;行小變而不失其大常也。喜怒哀樂不入於胸次。夫天下者,萬物之所一也。得其所一而同焉,則四肢百體,將化爲塵垢;死生終始,將爲畫夜,而莫之能汨(亂也),而況得喪禍福之所介耶!棄隸者(把隸屬之物抛棄),若棄泥塗之身!貴於隸者,貴在於我而不失其變!且萬化而未始有極也。夫孰是以患心哉!?爲道者,解乎此矣!」

孔子聽了老子的「小變大常」暨「得一同萬」以及「塵視有形」、不再置心迷於輪迴旋轉圈子之內的道法,深感受益不淺,良久又問道:「大人德配天地,而猶假至言以修心,古之君子,孰能脫焉?」

老子告之曰:「不然。水之於汋(擊水聲)也,無爲(不擊)而才自然,至人之於德也,不修而物不能離焉,夫天之自高,地之自厚,日月之自明,夫何修焉!(能離物者,本體即返無爲,而自成其本來的博厚高明。)。」

孔子聽了老子這番開示之後,出來遇見顔回,鄭重的告訴顔回道:「丘之於道,其猶醯(醋)雞歟?微夫子之發吾覆(沒有老子的啓迪),吾不知天地之大全也。」

孔子將回返魯國,老子送行,臨別時,謂孔子曰:「吾聞富貴者,送人以財,仁者送人以言,吾既不能富貴,竊仁者之號,今送子以言——凡今之士,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發人之惡者也。勿以有已爲人子者也!勿以有已爲人臣者也(爲人臣子者,更不可公開犯上)。」

離別依依之際,孔子又聽了老子大德海涵之旨的教誨之後,敬謝說:「當奉教誨。」

孔子大徹大覺返回魯國之後,其道彌高,四面八方從孔子求學的弟子,增加到三千人,而後著書立說,教化後世,建立了萬世師表的楷模,足見聖聖傳心,何等可貴,見文知事,更應體悟。


以上(摘錄於太上道祖經史論)


 

 

 

 

 

 

 

 

 

 

 

 

ijk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路人
  • 見五行說,知是偽作
    春秋時無五行之說未備
    何以論五行?
  • 歷史的真偽 向來難以辨別 尤其是思想史 更難追尋其脈絡 五行之說 大備於漢董仲舒(春秋繁露) 這並不能說春秋時 師儒之間就沒有五行之論述 況老子孔子之間 對"道"雋永對話 登堂入奧 瑕不掩瑜!

    ijken 於 2014/08/25 23:50 回覆

  • 掃地的
  • 老子之道 在於虛!其以一道之 以元貫之 以初始之 以陰藏之 以陽現之 負匿之於正 正蹤之於負 正負陰陽收之於初 納之於元 藏之於一也! 其名曰虛 曰古 曰甲 ! 五行之能 周行其間 交會其所 生生不息 陰陽生其人 正負生其事 五行生其物 萬萬於滋焉!其曰道 號非常 是謂之非常之道也!!
    此道以一化之 視之為易 數之卻無窮 大已哉!!難以哉!!雖至聖至明之人 亦難以透其一二!!是故載道之舟 浮於江而溺於海 承道之人 繼之以文而玄沒於淵 以至世道渾渾明明 生生滅滅 周行不殆!!
    子曰:思無邪! 子曰:吾從周! 惜哉仲尼!!其道不顯 茲乃其語之故耶?
    仲尼之道 至仁至德 至聖也!以其聖周行於世 如披五彩之錦行於野 誰不奪之?以仁德大道遊於列國 浩浩蕩蕩如潰江之水淫漫於田 誰不湮堵之?持聖周遊 亦湮亦奪 志不申 道不揚 鬱鬱乎而慨然!!
    仲尼之嘆 蓋因其所持之道故也!!無邪至仁 從周至德 琴瑟鐘鼓 剛毅憑恃而隱詩之惡揚周之善 隱周之咎 揚詩之美!!揚善棄惡 陰陽失序 是故群陰攻之以湮其陽 滯其道!此其之咎由也 非乃道之難行也!!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