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718 - 複製 sp (示意圖)

 

莊子外篇天運部分內容:

孔子見老聃而語仁義。老聃曰:“夫播糠眯目,則天地四方易位矣;蚊虻囋膚,則通昔不寐矣。夫鵠不日浴而白,烏不日黔而黑。黑白之樸,不足以為辯;名譽之觀,不足以為廣。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於江湖。”孔子見老聃歸,三日不談。弟子問曰:“夫子見老聃,亦將何規哉?”孔子曰:“吾乃今於是乎見龍。龍,合而成體,散而成章,乘乎雲氣而養乎陰陽。予口張而不能脋。予又何規老聃哉?”

 

譯文:

孔子拜見老聃討論仁義。老聃說:“播揚的糠屑進入眼睛,也會顛倒天地四方,蚊虻之類的小蟲叮咬皮膚,也會通宵不能入睡。仁義給人的毒害就更為慘痛乃至令人昏憒糊塗,對人的禍亂沒有什麼比仁義更為厲害。你要想讓天下不至於喪失淳厚質樸,你就該縱任風起風落似地自然而然地行動,一切順於自然規律行事,又何必那麼賣力地去宣揚仁義,好像是敲著鼓去追趕逃亡的人似的呢?白色的天鵝不需要天天沐浴而毛色自然潔白,黑色的烏鴉不需要每天用黑色漬染而毛色自然烏黑,烏鴉的黑和天鵝的白都是出於本然,不足以分辨誰優誰劣;名聲和榮譽那樣的外在東西,更不足以播散張揚。泉水乾涸了,魚兒相互依偎在陸地上,大口出氣來取得一點兒濕氣,靠唾沫來相互得到一點兒潤濕,倒不如將困厄化開 像忘懷過去江湖裏的生活一樣瀟灑。”孔子拜見老聃回來,整整三天不講話。弟子問道:“先生見到老聃,對他作了什麼誨勸嗎?”孔子說:“我直到如今才竟然在老聃那兒見到了真正的龍!龍,合在一起便成為一個整體,分散開來又成為華美的文采,乘駕雲氣而養息於陰陽之間。我大張著口久久不能合攏,我又哪能對老聃作出誨勸呢!

 

後記:

<相濡以沫  不若相忘於江湖>語出自<莊子內篇大宗師>及<莊子外篇天運> 此處僅引用莊子外篇天運部分

坊間解釋"相濡以沫" 通常是指夫妻之間或情侶之間 或同受困厄之人 相依為命 患難與共 相互扶持 親密無間的關係而言 並無褒揚貶抑之意 但是照莊子的原文來看"相濡以沫"的境界 卻沒有"相忘於江湖"的境界 來得高超瀟灑   莊子追求的人生境界 是完全忘我 物我合一的境界 畢竟相濡以沫(口水) 沒有相忘於江湖(大江大水)的大格局  口水比之於江湖之水 在莊子眼中 是"小道"而已  莊子原文 所敘述是指孔子問禮於老子 當時年輕的孔子所言所論 盡是道德名目  在老子眼中是造作的"小道" 只像是 米粒外面的粗糠與身體外面惱人的蚊子而已 不是"大道"本身  老子要的是見素抱樸 返樸歸真的"大道"  所以莊子<相濡以沫  不若相忘於江湖>的論述  是有很深的道理的 不若坊間所解釋 那麼淺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jken 的頭像
ijken

ijken子昆部落格

ijk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